页面载入中...

  5、你曾多次采访学者周有光先生,周先生给你留下了怎样的印象?能谈谈和周先生交往的经历吗?

  周有光先生是一个非常有幽默感的人,我每次去拜访他,他都会先讲述自己亲历的笑话。这些笑话都是一样的,可是他每次都讲得津津有味,开心地大笑。他身居斗室,心怀天下(不只是国家),对世界各国发生的事都了如指掌,让我这个做记者的人自愧不如。他对时势世事的评论一语中的,简洁生动。他眼光长远,以百年的长度来衡量历史进退,所以不悲观,不抱怨,对于人类前途充满乐观。

  而陈逸山则有迥然不同的见解:一、美只有在差异中才能产生。每个人的脸是偶然和独特的线条的组合,美具有独特性的特质,是无可复制的,被复制的美是摸拟美学,是媚俗;二、整形既是对缺陷的弥补,同时也是对美的戕杀,它将美的无可复制变成美的无限复制性,使美的独特性和自我性彻底丧失;三、美是无法由数据测量的,技术的介入扭曲真实的美感,美最终将消失在技术性的虚假面具下。”

  且比较一下多元的时尚与不可复制的古典吧。T台上模特们身着千奇百怪的衣饰,如从时空裂隙现身,昔日的名媛贵妇则是千篇一律的鲸骨裙。让普鲁斯特为之惊叹的两位盖尔芒特夫人不同的着装,也只是浓艳与素雅风格的凸现,并非这两位佳人各具异服。然而,拨开表面的异彩和障目的相似——当年的鲸骨裙、礼帽、靴子都是不可复制的手工活儿,方家们对精微的差别洞若观火,而前卫的魔幻服饰却是可以量产的。时尚取决于创意,但这些创意转瞬即可被以欣赏的名义无限复制、泛滥。

  尤嘉霓与陈逸山观点的不同,并不表示时尚与古典互为对立面。时尚对立的是落伍,任何时尚之真髓都只呈现在它以引领的姿态面世的那一刻,尔后即为过时。古典对立的是前卫,回望与前瞻原本各有况味,有时竟成“甲之蜜糖,乙之砒霜”。尤嘉霓这个“潮妹”接受种种流行元素的革面洗心,她模仿韩星的娇嗲,按照日本嫩模的罩杯隆胸,一路追随而绝无创意引领之能,却怡然其中,以为如此便可立足时尚顶点,俯瞰世人,颠倒众生。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非遗中国:彝族海菜腔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